[年华 庄飞扬]看保加利亚如何在罗马遗迹上修地铁站

时间:2019-07-12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郑州骨科医院排名在中国大西北的网红城市西安,素来有“地铁修建”变“考古发现”一说,使得地铁规划小组与众多地产开放商竞折腰包。无独有偶,在距西安7200公里的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当地人民不但成功的挖出了罗马遗迹,还在遗迹上方盖了个地铁站。

保加利亚是东欧为数不多的拥有大量古迹的国家,其中多数都集中在索非亚。索非亚由于地处巴尔干半岛心脏,加上四面环山的自然条件,公元前7000年前就已经有人类定居,而名为“塞尔蒂(Serdi)“的罗马部族则于公元前29年来到此地。

在罗马人到来之前,这里是色雷斯人(Thracians)的家园,在罗马统治后的1800年,这座城市又先后被保加尔人、拜占庭人和奥斯曼人等征服,直至19世纪末重回保加尔人的手中。

复杂的历史给历史学家带来了困扰,却给考古学家带来了灿烂且多元的遗迹,而其中最多的遗留就来自罗马时代。

拥有罗马遗迹官方认证的地铁站位于索非亚市中心,是两条地铁线路的交汇点,也是索非亚地铁网络中最大最繁忙的车站,名叫“塞尔蒂卡(Serdika)“。

中心的交叉点即为塞尔蒂卡站 来源:FlipFlopPeople(索菲亚旅游指南官网)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眼熟,其实回到公元前的罗马时代,这座城市曾就被称作“塞尔蒂卡”,意为”塞尔蒂人的土地“。君士坦丁大帝(Konstantin the Great)对此城爱得深沉,曾言“塞尔蒂卡便是我的罗马(Serdika is my Rome)。”

不过与深沉的爱相矛盾的是,他并没有在此停留很久,短暂统治后便决定迁都君士坦丁堡。随着新都落成,塞尔蒂卡逐渐失去了对罗马的影响,直至近代在保加利亚独立后才以一国之都的身份重回历史舞台,并改名为索非亚,意为”智慧“。

上世纪90年代,索非亚地铁开建。直到2010年,政府才千辛万苦终于把地铁建到了市中心的塞尔蒂卡站。

塞尔蒂卡地铁站内部,透明橱窗内即为罗马文物 来源:Archaeology Travel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施工的深入,人们竟在泥土下发现了一段古城墙。在之后的两年,学者们还陆续发掘到街道、庭院、浴池、带有马赛克地面的小型建筑甚至公共厕所和相应的排水系统。

这些遗迹的年代大多可追溯到公元4~6世纪,最早可至公元1世纪。虽然埋在地下一千多年损毁严重,但仍有少部分被完整保留下来。

精致的马赛克图案文物,已整体移至考古博物馆 来源:朱英涛

以完全融入地铁站内部的“古城门遗迹” 来源:保加利亚旅游局官网

在位于二号线的塞尔蒂卡站里,市民等车的月台上有一个个精致的小橱窗陈列着在此出土的文物(由于地下遗迹分布的缘故,虽然是两条地铁的交汇处,但一号线的塞尔蒂卡站台并不与二号线的站台相通)。这些橱窗穿插在月台座椅旁,与富有东欧气息的地铁站形成了“混搭”的美感,其中多数是罗马人遗留下的生活用品,包括炊具、水壶、陶瓷等。

近看罗马人的生活用品原来是这样的 来源:Archaeology Travel网站

首都人民对此见怪不怪 来源:Archaeology Travel

但一些出土的古城墙体由于占地面积过大,当地人挖掘出来后就只能让它直接暴露在外,接受风吹日晒。

塞尔蒂卡车站外的古墙 来源:朱英涛

塞尔蒂卡车站外的古墙 来源:朱英涛

不过,对于一些珍贵且脆弱的文物如石板、壁画、古城门和古修道院的遗迹等,保加利亚人则使用大面积的玻璃穹顶将其严密地防护了起来,这让人联想到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入口。

穹顶外部 来源:保加利亚旅游局

穹顶内部 来源:保加利亚旅游局

虽然这里的穹顶要简朴许多,但在晴天的时候,阳光由天上撒入地下,着实为这些冰冷的砖瓦泥土添加了一丝浪漫。行走在这里,不禁想起《爱在西元前》的歌词:“祭司,神殿,征战,弓箭是谁的从前”。

石板 来源:保加利亚旅游局

修道院 来源:朱英涛

在地铁站不远处,还有一个以“塞尔蒂卡”命名的酒店。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保加利亚人极具脑洞的 “遗迹保护”创意——为了保护出土的剩余古代建筑群,他们索性建了个豪华酒店做“顶棚”并将遗迹安置在大堂内部,为其有效遮风挡雨的同时还赚足了眼球。从远古到摩登,从断壁残垣到富丽堂皇,只有一部电梯的距离,想想都让人激动。

可能是全世界“年纪最大”的酒店大堂 来源:HotelMap网站

2016年4月,保加利亚政府将包括塞尔蒂卡站在内的所有遗迹遗址圈地保护了起来,成立了“塞尔蒂卡遗迹博物馆”与大众见面。并且,时任总理博里索夫宣布博物馆将以露天形式免费对公众开放。

虽然有人认为政府应该修建一个密闭式博物馆来全方位保护一砖一瓦,但政府认为“露天开放”能减少与游客们的“距离感“(以及节约了经费)。

从我当时的体验来看,伸手就可以摸到古罗马城墙的确令人印象深刻。甚至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向围墙内丢一枚硬币以祈祷好运气,就像游客们在罗马特雷维许愿池所做的那样。

我默默祝愿这些遗迹们能有好运气,能在风吹雨打和沧海桑田的变迁中挺过下一个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