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情歌广场舞分解动作]《素人特工》:素人级别的特工戏

时间:2019-07-13 星期六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旧时堂前燕《素人特工》换过好几次档期,原定在去年12月21日上映,瞄准的是圣诞节和元旦节档期。结果这么一拖延,不光季节从隆冬变为盛夏,而国内的电影市场也在热火朝天好几年后,开始有降温的趋势。电影迎战暑期档,还临阵又拖延了一次:从原定的7月5日上映推迟到一周后的7月12日,看来是想要避开《扫毒2:天地对决》的锋芒。可是与迪士尼“真狮版”《狮子王》同日上映,真能依靠走差异化路线而谋得生存空间吗?似乎也比较存疑。

《素人特工》海报

影片导演袁锦麟其实足够资深,参与过《新警察故事》、《新少林寺》、《捉妖记》等大热影片的编剧工作,2013年交出的导演作品《风暴》,由刘德华、姚晨、林家栋等出演,豆瓣评分6.4分,也算过得去,更因此片提名了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新晋导演。对于袁锦麟这样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颇有声名的电影人而言,资源不是大问题,创意和剧本才是。

《素人特工》透露出一股不差钱的土豪气息,特效镜头号称多达1600余个。只是看惯了特效大片的观众对燃烧经费这件事早已司空见惯,并不会因为烧的是人民币而不是美元就网开一面。《素人特工》有巧思,无佳构,在特效戏上达到了中等级别特工电影的水准,在特工戏上就只有素人编剧的水准。观众看个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还行,就别指望有什么更高的追求了。

电影前期宣传最大的噱头,是《生化危机》系列女主角米拉·乔沃维奇的加盟。然而冲着米拉而来的观众,看过全片很难不大呼上当受骗——米拉出场的镜头即使不说屈指可数,戏份无论是从时长来讲,还是从精彩程度来讲,都实在有限。两相对比之下,2017年国庆节档期上映的那部《极致追击》,主演“开花”奥兰多·布鲁姆就敬业多了,不光全程在上海拍摄,做起动作戏来也是毫不含糊。倒是米拉在《素人特工》里花拳绣腿的几场打斗戏后,竟然由编剧直接给安排上了神经麻痹症的戏码,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简直是真躺着赚钱。

《素人特工》剧照

电影的造型师似乎和小花小生演员们有仇,使着劲儿地往难看的方向捯饬。张榕容在《妖猫传》里好不容易成功塑造出雍容华贵的杨贵妃形象,在《素人特工》里则变成了面目狰狞、不时躁郁症发作的眼镜妹。至于人气颇旺的小生演员许魏洲,泡面头的造型怕是自带滤镜的粉丝群体都要接受无能。另外一名小花演员刘美彤,以及小生演员肖战,或许应该庆幸自己的戏份最多算是友情客串,因而得以逃过造型师的辣手摧“叶”。——是的,以上演员都只能算是绿叶。《素人特工》用绿叶捧红花,红花只有王大陆饰演的男主角极限运动达人赵风这么独一朵。演员显然也知道自己在电影里众星捧月的角色定位,孤芳自赏,挤眉弄眼之余,倒与角色性格相得益彰,成了电影唯一可以算塑造得成功的人物形象:自恋、荒唐、逗比。

张榕容出演《素人特工》里的废柴刑警淼淼

许魏洲出演《素人特工》里的民间科学家丁山

王大陆饰演的特工赵风是里面唯一立得住的角色

从007的时代开始,特工电影就习惯了拯救人类拯救地球。《素人特工》里的反派,与《王牌特工:特工学院》里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反派瓦伦丁一样,都是心系全人类“福祉”、为此不惜以牺牲掉部分人类为代价的“伪”环保主义者。《素人特工》里的反派,所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能将活人变为植物的毒气。——这设定非常无趣,还是冷战时期007电影里化学武器的老梗。电影故弄玄虚,又讲上一堆“圣杯”的故事,差点让人以为要串戏到《达芬奇密码》。至于赵风领衔的这帮素人特工,居然稀里糊涂地就能粉碎掉国际恐怖分子的阴谋,编剧“金手指”开得太大,把特工戏拍成了“过家家”。

平心而论,《素人特工》的特效戏做得不算糟糕。电影开头赵风攀爬摩天大厦避雷针的镜头,观众即使知道是出自特效,比不得《碟中谍4》里“阿汤哥”亲力亲为的攀爬迪拜塔,看得也还是让人眩晕与手心出汗。影片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取景,虽然剧情跟这座东欧城市并不构成实质性的关联,几场街巷里的追车戏,也还算完成得有创意。——笔者只能尽力夸奖到这个程度了。

《素人特工》剧照

《素人特工》剧照

商业电影很难说具有什么“作者性”,不过或许还是可以稍微注意下袁锦麟在影片里流露出的一些个人“重口味”美学趣味,例如赵风房间里的充气娃娃玩具、红酒杯里的断手指、浸泡在防腐剂里的眼珠、飞车戏里刘美彤饰演角色的一双断腿,等等。好莱坞“鬼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从不讳言自己从香港B级片里大量“取经”;倒是进入新千年后,香港导演为了照顾最大多数普通观众的观影习惯,在类型片的尝试上越来越保守,越来越不敢“混搭”。《素人特工》在小的桥段上偶尔“过火”与“癫狂”一把,倒反而提供了些许因“逾矩”而带来的刺激和欣快感,这大概勉强可以让这部爆米花电影多少值回些票价了罢。

内心OS:看我这一脑袋的“避雷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