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阵音箱]停不下来的旅行

时间:2019-07-13 星期六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王金山能在国内见到沈玉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离家出走”的三年里,大部分朋友只能通过朋友圈来掌握她的行动轨迹——

“第28站,阵雨里来暴雨里走的岘港!虽然每天都是落汤鸡,但是遇到了有趣又好的人!”, “第114站,土耳其布尔萨(Bura)第一次真正当了沙发客!沙发主很聪明,自学了几门外语说的都很好”; “第160站,你所不了解的尖竹汶(Chanthaburi)是泰国的水果之乡!”……

沈玉用了近3年的时间,行走了22个国家160多个城市。为了节约经费,她在外面不买电话卡,也不用网络导航。在这个被社交媒体所“裹挟”的时代,是一种不可想象的境界。

有人觉得疯狂,有人羡慕她的勇敢。途中遇到过危险,也遇到过好心人的鼓励,然而她心里明白:从启航的那一天开始,这就是一趟停不下来的旅行。

30岁“低欲望”宅女的决定

饭桌上的沈玉很是健谈,语速极快,说到激动时候会停下来喘几口气,可能好久没有跟人说过这么多话了。虽然晒得有点黑,瘦瘦小小,但精神气很好。她点了一碗红油拉面,对着服务员说:“我要重辣!一定要重辣!我能吃!”

跑了这么多地方,什么样的环境都能习惯,唯独在吃上面,土生土长的中国舌头有自己的“倔强”。

“现在的人都喜欢去网红餐厅打卡,这我能够理解。为什么要打卡?因为时间太有限了,不可能一家一家的餐厅去尝。但有一句话要相信,民众吃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美食,每个国家的路边摊才能够代表这个国家的味道”。

第一次在印度吃路边摊,鼓足了好大的勇气,但幸好后来啥事没发生。(以下图片皆由沈玉提供)

沈玉对很多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爱恨分明,对看不惯的事情很容易激动,说到感触良多的地方也会哽咽。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过自己的状态。

“你要在早几年的时候认识我,我根本不会愿意跟你见面的,因为我不知道要跟你讲什么,我没有生活经历,那时的我特别无趣。”沈玉说。

2015年,沈玉还在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上班。虽然是个不到十人的小公司,但工作的环境很舒服,没有“杜拉拉升职记里”的勾心斗角。

“我的工资是OK的,可以生存,而且我也没有买名牌包包或衣服的欲望,每天的生活三点一线,白天上班晚上追剧,没有恋爱”。

用当下社会学里一个时髦的词,30岁的沈玉似乎正在进入一个叫做“低欲望”的状态:生存在物欲横流的一线城市中,年轻人控制自己的欲望,放下更高的向往,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幸好,她还有一个埋藏了很久的念想。“我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出去看看,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那时候对旅行没有概念,但一直埋藏着这样的想法,2015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都快30岁了!”

成长的节点并不一定与年龄有关,但每个人生命中在特定年龄,无一例外都会发生一些决定性的转折点。

“老板说你别去那么久,我给你三个月的假期,出去休息三个月,我说不,我就要玩一年,我就要辞职 。”

“我不怕回来之后找不到工作,但凡上过班的人都知道,只要你有经验怎么会找不到工作?无非是新的工作可能拿不到现在那么高的工资,但我觉得这都很容易克服的一个东西,因为我对钱并没有那么多执念”。

2016年夏天,沈玉给自己拍了几张照作为出发前的留念。照片里的她画着淡淡的妆,脸庞还有点可爱的婴儿肥,但眼神很坚定。

旅行开始前,沈玉给自己拍了几张照作为纪念

穷游女生的生存技能

做出决定是很瞬间的事,但沈玉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做准备。她查阅了很多的游记和攻略,在网上比对各种徒步装备,做预算做路线,她在豆瓣日记里写道:“戒掉以前的生活习惯,换一种方式生活”。

“以前出去旅行我也是拖一个大皮箱,从来没有背包过,也没有做过长时间徒步的计划。于是我给自己做了些心理建设,比如路上会遇到什么情况,自己要怎么做,怎么解决之类。还去学打了泰拳,巴西柔术等”。

出发前突击练习了四个月的泰拳。

临行前,她给自己的预算是60000元人民币,每月花5000元。因为走的时间比较长,每个国家都买电话卡的话,也是一个很大的开销,所以沈玉逼着自己不去用电话卡,出门使用的是离线地图。又因为经常坐没有免费行李额的廉价航空,所以出行装备很简单,一个登山包、一个小的双肩包,外加一个单反。

2016年8月,她从安徽老家出发。

随着“穷游”文化的普及,对于“穷游客”的省钱方式,网上也出现了着许多争议的声音,其中涉及到“女性”又多了一些复杂的意味。

“一路以来,我都很注意自己的安全问题。出门不穿暴露的衣服,不随便跟陌生人走,比方说途搭,因为一些不好的现象发生,很多人对此都有误解。我的徒搭方式是一定要找一个男性伙伴陪同,即便只能找到女伴,也不要一个人。”

“我给自己定的规矩是,如果是一些安全系数较低的城市,晚上8点之后就不出门了,我也不喝酒,不抽烟,不去酒吧。这几年没有遇到过危险,离不开自我保护的意识。因为你不能因为个人的目的而影响整个穷游的群体”。

出行时的装备,在印度研究地铁线路

自我保护意识的形成离不开个人的生活习惯,当然也来自一些经验教训。沈玉在斯里兰卡的遭遇,让她扔掉了行李箱里唯一的一条牛仔短裤。

“在斯里兰卡的时候,与我结伴同行的是一个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女生,因为天气太热了,她穿了条裙子,我也换上了牛仔短裤。斯里兰卡很小,但它的交通很不发达,当地人出行主要靠公共汽车,那天我们计划前往一个海边城市”。

“可能相对于当地人来说,我们俩穿的的确比较暴露。但打从我们上车那一刻起,车上一个斯里兰卡男人就一直盯着我们白花花的大腿看。察觉到异样后,我们俩调整了座位,我用背包挡住了腿。但那个男仍然目不转睛地看,并且旁若无人作出下流的动作。下了车,我很生气地把牛仔裤给换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穿”。

经过了斯里兰卡公交车事件后,这条牛仔短裤就被沈玉扔了,沈玉再也没穿过短裤出门。

然而,这样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到了海边城市,中国女留学生性格比较开放,换上了泳衣,在海边戏水,沈玉在海滩的另一边拍照。这时远处走来俩个斯里兰卡男人,他们走到女孩身边,对她说了些什么。等沈玉再注意时,女孩已经跟着斯里兰卡人往远处走了。

“我一看不对劲,立刻跑过去拉住她说:‘你看,那边人也没有,到处是礁石,你穿这么暴露,要是出了什么事跑都跑不掉’。女孩觉得也不对劲,立刻也表示不去了。但那两个斯里兰卡男人仍然不依不饶,说:‘跟我们走吧,那边风景更好看’,语气里流露出一丝强迫的味道。我连忙拉着女伴快速往回走,因为走的太快脚都被礁石划破了,但心里很害怕,只想快点离开。”

在斯里兰卡,老外都喜欢这样坐火车看风景

别人眼里“跑偏”的人生

像沈玉一样,年龄在30到35岁的年轻人多多少少都很焦虑,没钱的想要挣钱,有点钱的觉得还不够。不管是物质上或者是精神上,大家在这个年纪,都有自己的焦虑,都想找一个方式去满足。

“买房买车、结婚生子,这些东西都不在我的人生规划里。可以说我是一个活得很自私的人。”

沈玉最在乎的是能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她发自内心地热爱旅行这件事。在路上,她也遇到过许多与自己相似的人,不过有的人走的时间长了也会疲劳,不想走了,想家了。

“我是个超级不恋家的人,所以我妈就很生气,动不动就打电话,因为我从来不会主动打给家里”,沈玉说。

母亲隔三差五地打来电话,责备女儿真是翅膀硬了,人家的女儿都是爸妈的小棉袄,会跟父母撒娇,沈玉打断母亲的话,说:“妈,从小到大我就不是家里的乖宝宝,我现在都30多岁了,你觉得可能吗?”

暴晒中忘记涂了防晒霜,爬上了椰子树

有一次沈玉正在印度旅行,母亲又打了个电话过来。电话里,母亲说:“你回来吧,我给你找了个相亲对象”。

“我非常生气,瞬间把手机摔了。从我去北京工作到现在,大概8年了,我妈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催我结婚生孩子。那次吵的很厉害,六个月没讲过话”,沈玉说。

成长于安徽一个小县城里,沈玉还有个哥哥,父母对她是放养的状态,人生中所有的重大决定,如去考哪里的学校,做什么工作等,全部是自己拿的主意。沈玉也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人生这条路。

“我始终相信那句话,这一辈子是你自己的,如果自己过得不开心,干嘛要过这一辈子?”

于是,面对大龄单身女青年躲不过去的困扰,急脾气的沈玉耐着性子,心平气和地与父母进行深谈。“我一直问我妈,先不谈结不结婚这件事情,你希望我怎样?我妈说我需要你健康快乐,我说我现在不健康,不快乐吗?我没有谈恋爱,没有结婚生孩子,但是我非常的开心,比任何结了婚生孩子的人更开心!看看周边的人有多少人是在过自己想要过生活?然后我妈回答说:行。 ”

六个月后,母亲卷土重来,继续催婚。

“我并不责怪我的父母,也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理解。但我唯一希望的是他们能够换一个角度,哪怕这个角度真的很难感同身受,哪怕只有1%的可能性,都希望试着来理解我”。

对于沈玉来说,可能亲人的理解会来得有些迟,但人生路上总是会出现闪光的温暖。

沈家隔壁住着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因为严重的风湿,常年只能坐在轮椅上度日。老太太是个有学问的人,年轻时读过很多书,可惜在那个年代,学问并没有给改变她的人生。她嫁来了在这个小地方,一呆就是一辈子。

沈玉喜欢把旅行中遇到的故事讲给老太太听,老太太虽然没有去过,但都听得津津有味。

老太太对沈玉说,等她的腿好了可以走了,就让沈玉带她出去看看,以前年轻的时候她也想出去玩,只不过当时社会条件不允许。沈玉有些哽咽,她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愿望。

“人老了,条件都有了,但身体不允许了”。

停不下的旅行

30岁决定出发时,计划是旅行一年,然而沈玉已经走了3年。但是去年10月,沈玉原先计划的6万块预算已经花完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决定结束旅行了,想说重新回北京找工作,好好上班吧,但可能不想再做广告了,想去做旅游方面的东西。

于是沈玉回到了家,过完年之后又上北京。“我真的是已经打算安安稳稳地去过正常的生活”,她说。

然而,在北京的时候,沈玉见了一个在新疆认识的驴友。“他以为我还在旅行,完全没想到我是回北京找工作。他说你都30多岁了,还要给人打工?”

“我是一个没有生意头脑的人,从来没想过要自己创业,也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技能。当时也不知道哪里不对,他说了那句话之后,我愣住了。我说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紧接说,你玩了那么多地方,可以去开个民宿啊”。

当天晚上沈玉便决定不在北京待了,她开始连续地失眠,睡不着就起来查资料,开始思考能不能在东南亚去开个民宿。

“我知道三年下来,我整个人的状态已经不一样了,包括我的性格、价值观和待人处事的方式,都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停不下来,为什么我不能回归到从前办公室的生活,已经回不过去了。”

在缅甸的街头,看到了住在简易塑料棚里的穷人,她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要珍惜每一顿粮食,在印度恒河,看到动物在那里洗澡尿尿,人在旁边刷牙洗脸或者参拜,即便无法理解,她也学会了尊重。

沈玉旅行的初衷是要给自己的人生放一个假,但三年的旅行里,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让她从心灵上得到收获。旅行影响着她,也塑造着她。

沈玉与美国驴友、土耳其的沙发主和他女朋友在一起

因此即便最初很排斥在路上挣钱这件事,但到后来每天都花着积蓄,没有钱入账的时候,心里也开始发慌。于是,沈玉开始思考如何赚钱,而赚钱的目的就是让旅行继续下去。她开始断断续续地在旅途中帮人拍照,做地陪,或者接一些代购的活。

“一些小伙伴看到后,也会帮衬我一下,光顾下我的生意,我在心里真的很感激他们”,沈玉说。

在斯里兰卡山顶做俯卧撑

“很多人发私信跟我说羡慕我的生活,我现在会说,其实我比你们任何人都害怕,比你们任何人都紧张,但是我还是要过自己的生活,这是我选择的,我不后悔。我也跟很多人说,不要轻易尝试我这条路,有的人真的不合适,坚持不下来”。

沈玉前公司同事到泰国旅行,他们在泰国相聚,一起拍下的皮肤颜色对比图

沈玉说她不会停,而接下来的规划是去泰国学英语,然后试着在途中做做直播。她一脸认真地说:“我想红”。

“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想红,我自信比你们任何人都有穷游的经验,我也自信可以带你们去深入地了解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想红的目的就是希望有人能够赞助我,让我能继续去走这些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