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测吉凶]专访|林嘉欣:甜美是一种错觉

时间:2019-07-14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我叫金三顺主题曲林嘉欣和刘德华相识多年,《扫毒2》才第一次迎来合作。在这部暑期档正在热映的另类警匪片中,林嘉欣和刘德华演一对夫妻,深爱对方却各藏心事,深有默契又貌合神离。

邹文凤是个外表强势、追求完美,实则向丈夫隐瞒无法生育的事实、内心极度脆弱的女人,角色前后情绪几度起伏,如何把握夫妻争吵时的分寸感以及角色内心的矛盾挣扎,对林嘉欣来说是个有意思的角色。林嘉欣已是两个女孩的母亲,深知为人母的乐趣。因为如此,林嘉欣反倒对于邹文凤的痛苦和脆弱有另一份体悟,也知道如何拿捏夫妻之间的微妙情绪。但她也不掩饰对香港类型电影中女性角色总沦为男性陪衬,表现空间总是有限的遗憾。她的戏份只拍摄了七天,在不多的戏份里咀嚼每一句台词的意味,尽力展现人物的性格是她想给自己的挑战。

《扫毒2》剧照,林嘉欣、刘德华

2002年林嘉欣签约星皓公司,以一部《男人四十》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是当年当之无愧的黑马。2015年11月21日,林嘉欣凭《百日告别》获得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迄今已获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员奖,成为演技奖大满贯的第一人。近几年,林嘉欣的影视作品始终不算多,很多的时候沉迷家庭,热衷晒娃,也投身于摄影展、儿童绘本的艺术创作。

长相甜美的林嘉欣如今依然还会被说拥有满满的少女感,她却毫不避讳自己的年龄,甚至在采访谈到“女人四十”的话题时还要纠正强调一句:“我是四十一了!”她说喜欢自己所有的样子,所以当刚一出道被贴上“甜美”标签的时候,她接下各种恐怖片的扮丑戏份,想要人们看到她甜美外表之下不同的面貌。当调侃她“衣着”黑历史的时候,她也坦然“哭穷”说,自己刚到香港时候,就是一个没钱买衣服且什么都不懂的“丑小鸭”,但也坚信美从来不应该是被统一的标准。和她说话,能感受到她如今是真的惬意洒脱,说到如今拍戏少了这样的话题,她除了直言女演员的被动,也放肆说自己是个情感太过丰富表达欲不够满足的人,所以寄情摄影、儿童绘本和慈善项目,“不然我完蛋了,我肯定很多男朋友然后每天都在失恋哈哈哈哈哈。”

【对话】

和刘德华第一次演夫妻就像“老夫老妻”

澎湃新闻:你和华仔这是第一次合作,觉得是怎样的体验?

林嘉欣:确实跟华仔认识了大概二十几年,这是第一次搭档。对华仔的印象其实有改变,我以前觉得,他就是一个巨星,很难接触到的,这一次能够跟他搭档,我觉得他真的是非常的亲切。他又是我们这部影片的监制,所以他每一个部门都亲力亲为。

虽然跟他第一次合演夫妻,但我们默契非常好,这个是让我意外的。通常演夫妻,就是一定有一些时间去磨合。可是我们第一场戏就拍我们吵架,一上来就吵得非常的投入,这个是比较让我惊讶的,就好像一下找到已经结婚很多年的样子。因为他非常信任我,我也非常信任他,我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一来就完完全全交给他了。

澎湃新闻:邹文凤的角色前后反差其实还是挺大的,对表演上有没有一些新的挑战?

林嘉欣:我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人家的太太,我也有孩子,所以我很了解夫妻之间的沟通,或者夫妻之间妙在哪里,不愉快在哪里,这个我是非常懂的。

我觉得这次难度在于,演员你要把自己很脆弱一面呈现出来,这个需要你花很大的勇气,因为毕竟我们已经分不出到底哪一部分是自己,哪一部分是角色,可是感觉都是来真的,你知道吗?

但这次《扫毒2》我们其实拍的过程还蛮赶的,我们整部电影在两个月以内就拍完了,我的部分好像在一个礼拜之内就完成了,所以一天我有大概七八场戏。而且第一天开拍就已经是我们的结局,你没有一个过程,从拍拖到结婚,就来吵架,要非常迅速地进入到最精准的状态。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责任很大,因为你要很确定那个选择是对的。

澎湃新闻:这次和邱礼涛导演合作是怎样的感觉?

林嘉欣:邱礼涛导演在我眼中是一个非常多产的导演,他一年拍四五部电影这样子,而且没有局限,他警匪可以,爱情也可以,拍的类型很多,而且他本身是摄影师出身的,非常厉害。

这一次跟他一起合作让我很满足很过瘾的事情是,他从来没有去阻止我的选择。他完全就是嘉欣,你来吧,我相信你,就给我很大的发挥空间。我觉得当导演交给你了,你会知道这个就是一个很好的发挥的机会,我自己就会做很多功课,让自己要更好这样子。

澎湃新闻:有哪些自己比较满意的对基于对角色做出的“发挥”?

林嘉欣:比如说邹文凤跟余顺天感情那么好,当你这么爱一个人,你就想要跟他有一个爱情的结晶,你觉得这是你作为一个女性可以给他的,结果不行,你就会觉得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子惩罚我?所以即使妇产科跟她说你怀孕的几率很低,她还是愿意相信算命。当她知道余顺天也有一个秘密,她责问余顺天,你怎么不跟我坦然?可是邹文凤她有没有坦白?我觉得夫妻之间的沟通,这个是非常妙也非常脆弱的事情。你说他们不爱吗?非常爱。

所以最后他们离婚,从律师楼下来说,我是牵着华仔的手。我记得导演问我说,嘉欣,不是刚刚签离婚纸,怎么还会牵他的手?我说,他们依然彼此非常恩爱,可是因为邹文凤个性就是有种洁癖,她要完美,她要成功,她没办法让自己的生活里面有污点,于是她没办法走下去。所以我还是会牵他的手。

女演员虽然被动,但等待的时候要好好充实自己

澎湃新闻:金像金马的最佳女主角都拿了,现在事业上是不是也就比较随性,所以现在接戏也会比较少?

林嘉欣:其实现在产量少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好的脚本,我觉得女演员往往比较吃力的地方,就是因为我们很被动,要等,毕竟电影还是以男性为主,所以你很少看到一个女演员带动整个电影的故事线。

至于奖项的事情,我接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奖,我是为了观众,我们为观众演戏,我们说故事。我喜欢当演员是因为,我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演出经验里,我也在寻找我自己。就是你从来不会去批评角色好跟坏,可是你在角色里面认识自己,你在认识和探讨各式各样不同的人生和人物,这个是让我觉得很好奇的。

澎湃新闻:这个行业里有些女演员会说,这个年龄适合的角色会变少,那你会对40岁有恐惧吗?

林嘉欣:我觉得在等待的时候,你就是好好充实自己。既然你选择演员是你终身的职业,就在等待时好好地充实自己,不可以不努力,当有机会的时候,好好把握它。

而且我并不觉得女演员上了年龄,真的适合的角色会变少。你看国外女演员到六七十岁,还是可以这么的光彩,这么优雅,这么美丽。在足够的人生的经验下,其实你是越演越丰富。我是没办法再演到二十几岁的我,可是我能好好地演四十几岁的我。我觉得你要知道怎样去拥抱不同年龄的自己,不可以对自己这么刻薄。

就像一朵花,从它小小的时候,到它开始微微要张开,到盛放的时候,再到慢慢凋谢,其实它不同的阶段,都有它的美。我觉得女性是越演越美,因为她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说故事的人。所以我自己是完全不焦虑的,我觉得没关系。

澎湃新闻:角色内心的隐痛是难以生育,你现在自己有一双女儿,婚姻也很幸福,你怎么看待孩子对于女性的意义?

林嘉欣:其实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不孕的,或者她们决定不生孩子。一方面可能因为很多女性朋友接受的学历比较高,在职场上职位也很高,她们就觉得不需要传统地一定要30岁前结婚生小孩,要成立家庭。另一方面毕竟城市生活压力很大,会有人选择试管婴儿这样的方式。当自己有两个孩子,你会很懂一个女性朋友她所经历的事情,是非常容易投入这种状态的。我觉得有了孩子,让我的体验非常丰富,因为会发现孩子怎么样去看世界。他们非常的诚实,非常真切,往往有很多疑问是我无法回答的,因为非常有创意,可是他问的问题又很简单。比如说,妈妈天赋在哪里啊?我也很蒙,又不想敷衍他,又不想讲错的答案。我就说,你觉得在哪里啊?她就说,在树里啊,在草里,花里,天空里。所以我觉得小朋友看世界非常的诚实,我同时也在学习很多人生的哲学。

有意接演“不甜美”的角色,“最差衣品”是必经阶段

澎湃新闻:你之前在采访说过自己就是比较倔强,按直觉做事的一个人,那你觉得邹文凤性格里面很倔强、很追求完美的这一点,会不会跟你一直以来性格有一点相似?

林嘉欣:跟我完全不一样,我是非常接受自己不好的一面。我觉得不可能有完美的,你只会从你的不好里面去清晰地认识自己,反而不好的自己,你更加要去拥抱她,去认识她。

但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一份自我还是我是属于我的一部分。任性、自我这些都是我,当然我的外表因为长得比较柔、比较甜美,经常都会让人家有一种错觉,可是这个错觉不是我给你们的。就是我觉得人有很多不同的面貌,你不可以只是去标签它。

澎湃新闻:所以反而是因为这样,你刚入行的时候,大家说你长得甜美,你就选了很多恐怖片去演吗?

林嘉欣:我觉得刚好巧合,就是因为那一阵子就很多惊悚片恐怖片,只是巧合,但是我确实刻意要演一些“不甜美”的角色,就是像《怪物》。正常一个女生我想都不会去接这部戏,可是一方面我非常好奇,当初我看了怪物手稿,看到特效化妆就觉得“天哪很不一样”!另一方面我想知道,特殊化妆会怎样改变我的个性,我很好奇它对我的化学作用,所以是我就接了。

我觉得演员最害怕的是什么?就是被标签。被标签感觉好像你在判我死刑一样,觉得你只能拍一种类型电影,一种类型的角色。我是希望每一次我都可以呈现一个不同的面貌、不同的角色。

澎湃新闻:那前面说到接受“不完美”的话题,你会不会介意大家调侃你早年一些参加颁奖礼的衣服造型的一些吐槽?

林嘉欣:你是说“最差衣品”吗?我想每个人都有过去。你知道吗?我当初20年前去香港,我是只有两个皮箱的衣服,一千块港币,那就是我所有拥有的事情。所以我以前真的是没钱买衣服,然后也不懂得什么是时尚,所以在当下选择非常少。当然越做这行,接触的时装、化妆、头发造型越多,然后对自己身体结构的理解就更深,就会慢慢进步。那么现在就可以有很多厂商去借东西,或者他们会希望我穿最新一季。我觉得慢慢通过你的工作,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演员,他们慢慢就会支持你,会协助你,所以我觉得这个都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经过“最差衣着”这个阶段,或者要面对经常都针对我的这个“肥胖”的问题,才会慢慢进步改善。可是你说我会不会后悔,我不后悔,因为当时就是这么多的选择而已。所以我也经常提醒自己,我有一个非常谦卑的出身,我并不是出生在一个非常豪华很有钱的家庭,就是非常平凡的小康之家。平凡的出身陪着我当演员的这个身份,我们演戏是要演真实的人。如果我们没有这个平凡的出身和真实的生活的话,我怎么去打动别人?

澎湃新闻:你好像一直就是一个文艺女青年,早年也唱歌,后来息影了去攻读戏剧,现在还是艺术策展人,之前办过摄影展为乌干达的难民筹款,还亲手制作了一些摄影书,接下来还要做绘本,其实你的兴趣是并不止于演戏的吧?

林嘉欣:就像我前面说的,在电影的世界里面女性主导的电影是比较少的,比较被动。我觉得我选演员这一条路,就是因为我的情感世界非常丰富,我需要表达。我觉得如果没办法通过电影去表达,我就透过艺术去表达,透过绘本,透过摄影,这些都是我表达的另外一种方式,如果我没有这些管道的话,我惨了,我肯定就很多男朋友很多情人,然后每天都在失恋哈哈哈。因为我觉得我太了解自己的,所以我需要很多自我表达的途径,我觉得能表达自己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