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游览器]剧匠访谈录|刘和平:千破万破,唯真不破

时间:2019-07-08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铁器时代txt下载本文来自“影视独舌”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影视独舌”。

前言:从《一口菜饼子》算起,中国电视剧走过了61个年头。从《敌营十八年》算起,国产电视连续剧走过了38个寒暑。从2014年“网剧元年”算起,网络剧走过了5个春秋。实际上,电视剧和网络剧已如胶似漆地融合在一起,唯“国剧”二字可以名之。在国剧漫长的发展历程中,优秀作品恒河沙数,杰出创作者层出不穷。此时此刻,我们一方面要上下求索寻找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也要回首经典汲取丰富的历史养料。总有一些常识颠扑不破。总有一些经验历久弥新。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将刊出一组重磅访谈录。一批已经在国剧生产创作中取得卓越成就,至今仍然保持着旺盛创作力的大家,是为剧匠。他们将陆续分享自己的独门心得和独到观察。剧本乃项目之本,这组访谈先从编剧做起。今天第一篇,有请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刘和平开讲。

“这一段时间来,我们影视行业针对出现的问题在进行调整和规范,有一些剧目被下架,要做较大的修改;有一些题材被告知或自己猜测有问题被暂停。行业内于是蔓延一种说法‘寒冬’。很多业内同行也都纷纷咨询我的看法。其实,我对这个问题的本质早就发表过看法,那就是‘作品等于作者加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作为专业创作人员,我目前更具体的看法就是紧跟时代,回归专业,千破万破,唯真不破。作品好才是硬道理。”

刘和平,去年他曾担任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单位评委会主席。图片来自:上海电视节

6月末,影视独舌带着同样的问题拜访了著名编剧刘和平,以上就是他对这个问题的概括回答。同时,他也分享了当年《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创作与生产时的一些经验,以及自己正在创作的电视剧《北斗南箕之歌》和电影《援军明日到达》过程中的心得以印证自己的观点。

尊重编剧专业属性,拍摄过程随物赋形

“什么叫做唯真不破?只要你自己一直坚持真诚的创作态度,坚守文艺创作和文艺生产的专业水平,应该不会有这么多播出事故。”刘和平认为专业性不足是出现问题的关键原因之一。

“就影视行业而言,最难的门槛是剧本创作,需要积累这个行业所有生产门类的经验,要懂摄制、懂表演,要身临其境通过戏剧结构用视听语言才能完成。而现在有太多不专业的人在写剧本,甚至有刚毕业或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都纷纷被一些制作单位叫来写剧本,而且还叫他们用最短最快的时间把剧本写出来。剧本创作的门槛竟然变得如此之低。原因很简单,很多人都认为中国人多市场很大,于是大批量生产,于是产能过剩,不出问题才怪。”

刘和平接着将剧本创作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在电脑前用文字进行创作。这些文字只是完成了字数的要求,未必适于摄制适于表演。这就会造成各方面不断地提意见,反复修改也未必能过关,这是初级阶段。

第二个层次,在剪辑台上进行创作。把可有可无的戏剪掉,把真正好的戏结构起来。

第三个层次,坐在电影院里或者电视机前进行创作。写的过程就是观影的过程,你自己满意了观众才可能满意,你自己都不满意就说明剧本还没过关。

“我的剧本写得很慢,就是竭力将自己摆在剪辑台前写,甚至摆在电影院里或者电视机前写。你把这样一个剧本交给摄制团队二度创作,他们很难不满意,他们摄制生产的剧目观众自然也会认可。”

就算如此,刘和平认为,影视是综合艺术,不可预见的客观因素还有很多,在生产过程中还需要综合各方面的需求和条件进行剧本修改。

譬如,拍摄《大明王朝1566》时,有一场戚继光抗倭的海战戏,受拍摄条件所限,无法完成剧本原定的内容。刘和平赶到现场,制片搬过来桌椅,他凭海临风,根据实际情况,口述新剧本,花了一个小时将一场海战改成了登陆战。

刘和平回忆道,“前面是大海,后面大炮一字排开,千军万马,鸦雀无声。剧本现场交给导演,立刻开机。那时还真有些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感觉。”

演员档期也经常和剧组的生产进程产生矛盾,拍摄《北平无战事》时就遇到这样的问题。廖凡饰演的梁经纶,原来构思让这个人物演到北平和平解放,到德胜门迎接解放军进城,因为廖凡档期到了,刘和平临时改为让何其沧把梁经纶带去了美国,删去了后面的很多戏。最后把他写到谢培东的幻想中:谢木兰和梁经纶一起在人群中迎接解放军,保留了这个人物宿命的结局。

谢培东幻想梁经纶(廖凡饰)迎接解放

陈宝国扮演的徐铁英也遇到档期问题,刘和平只好把他改成总统府派人将其撤职,带回南京。离开剧组后,陈宝国对此并不甘心,“这么好的一部戏,我的戏半途怎么就没了呢?”经过仔细沟通,陈宝国表示愿意在后面的冬季补拍中返回剧组补戏,并且不要任何报酬,刘和平就给他加了返回北平最后被遗弃在南苑机场的戏。

徐铁英(陈宝国饰)被遗弃在机场

“严世蕃,我告诉你。大明朝只有一个人可以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只有一个人可以遮风挡雨,那就是我,不是你!你和你用的那些人没有谁替我遮风挡雨,全是在招风惹雨!皇上呼唤的风雨我遮挡二十年了,你们招惹的风雨没有人能替你们遮挡。”

《大明王朝1566》中,严嵩和严世藩父子这段精彩的对手戏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其实这是现场刘和平给演员加的戏。“和演员一起讨论,他们觉得戏不够,我也觉得不够,尤其是张志坚,总觉得严世蕃的戏不够丰富。根据演员的要求,我现场写出了这一段戏,演员都很高兴。张志坚看完都跳了起来,说写得太好了。”

刘和平很怀念当年拍摄现场的氛围。“大家要摆平位置,哪怕编剧中心制,你也是个中心的参数。最终呈现给观众的完整作品才是大家一起求出来的最大公约数。”

导演忠实剧本,演员飙戏不抢戏

“千破万破,唯真不破。我一辈子都是这个态度。管得松是这个态度,管得紧也是这个态度。一定要对得起自己从事的这个行业,何况这还是精神文明建设的行业。”刘和平说道。

专业性问题不仅出现在编剧群体上,也体现在抓剧目生产的其他部门。“一度创作进行戏剧结构的过程是个万事相连的过程,必须尊重专业编剧的总体构思。到了拍摄阶段,编剧可以跟二度创作的团队包括演员再商量,加戏减戏,调整戏,至少我本人做到了。前期创作的时候不要干预太多。”

刘和平感慨,“艺术生于限制,死于自由。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拍就怎么拍,这个戏就死了。创作的过程,生产的过程把自己限制够了,杀出一条血路,才能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这种限制是必然的,突破了这种限制就得到‘自由’,自由是最后的结果不是过程。”

从《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到《北平无战事》,刘和平分别和胡玫、张黎、孔笙三个导演有过合作。他评价道,“这三个导演都具备很高的专业水平,至少在拍我的剧本的时候都忠实剧本,二度创作的时候不理解就叫我到现场去说戏,说到大家理解。”

由于刘和平的剧本通常涉及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演员在理解上有时意见不统一,这时导演就会打电话让他来现场讲戏。拍《北平无战事》就遇到这样的问题,“孔笙说刘老师你来一下,我一听就知道是理解的问题。过去后,全组200多人都停下来,我一口气讲2个多小时,讲完了重拍。”

事实上,在前期筹备时,刘和平就会从内容到形式跟导演反复交流,在拍摄时也跟组,每天拍完就到剪辑房和导演一起看回放。“调性、节奏、表演……方方面面准确不准确,跟导演交流之后,越拍越准确。大家都以这种真诚的态度面对作品的时候,想不好都不可能。”

刘和平透露,《雍正王朝》最早定唐国强演的是八爷。雍正的演员一直没到位,唐国强就反复游说,说他演雍正最合适。最后大家决定一反观众固有印象,让唐国强演雍正,结果证明唐国强可以胜任,留下了一个经典的荧屏形象。

唐国强《雍正王朝》中饰演雍正

在刘和平看来,优秀表演艺术家的带领,往往能给一个剧目带来很好的表演调性。譬如焦晃饰演的康熙,就给《雍正王朝》的表演风格奠定了很好的调性。“焦晃的表演节奏,尤其是台词节奏特别好。他善于停顿,扩充了很大的戏剧张力。一句话,说几个字,就停在那里看着别人,自然地带出了其他角色的反应态度,营造了很好的戏剧氛围。”

焦晃《雍正王朝》中饰演康熙

刘和平的作品通常都是群戏,但是在他的作品里,演员都飙戏却不抢戏。

他举了陈宝国在《北平无战事》中的一个例子,五人小组开会,陈宝国坐在那里拍了三天戏没有一句台词。“但他会在镜头前准确地给出反应。凡是我写了的他都认真地给出反应。这么大的腕,没有台词人家也兢兢业业地坐在那里拍了三天。”

陈宝国饰演的徐铁英开会一言未发

好的作品要写给时间 新电影讲衡阳保卫战

“我的东西既是写给观众看的,也是写给时间看的,要经得起的时间的考验。”刘和平希望编剧同行都要有这样的心愿:一辈子至少写一部作品给时间。“有了这么一个目标,写别的东西时候也会认真很多,这就是‘唯真不破’。”

刘和平正在创作的电影《援军明日到达》就是一部写给时间的作品,他对这部电影很有信心,希望可以让中国的战争片在美学上升一个新的高度。《援军明日到达》写的是衡阳保卫战,擅长写历史戏的刘和平这一次将视野放到了家乡在抗战中的这场战斗,他的感情是特别真挚的。

发生于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一次极其重要的战役,衡阳军民以18000余人的兵力,抵挡日本4个师团13万兵力的进攻。衡阳保卫战在防守上准备时间短,而守军又在常德会战中遭重创,在未及时得到整补的条件下坚守47天,是抗战期间单城守城时间最长的纪录。

“衡阳抗战纪念城”碑

衡阳保卫战因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中国军队正面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也被誉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据刘和平介绍,当时的盟军——美军并不支持中国的豫湘桂会战,整个二战期间美军在中国战场的援助只占1.7%,其中90%用在印缅战场,真正用在中国战区的只有0.17%。

“日军那样大力进攻的时候,我们这样艰苦在那守城,连一架B-29轰炸机也不派过来,理由是燃料不够,要支援印缅战场。”在刘和平看来,中国人是靠自己把抗战扛下来了,这部片子表现的就是这种精神: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尤其不要指望别人,一个民族的尊严和强大只能靠自己。

刘和平在衡阳为电影选景

刘和平认为,一定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历史。关键在于,要特别真实地反映当时历史背景下、历史条件下正面的东西,只要是这样的表现,那就是“唯真不破”。“我的作品哪怕里面充满了批判精神,也会认为这个历史是个合理的存在,它是必然的存在,我们祖祖辈辈就在这个存在里发展到今天。”

“做一件事情,成功路上只有两件事情等着你,一个是困难,一个是问题,没有第三样东西。”刘和平用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总结了这次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