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声2009]特写|世锦赛摘下两枚银牌,那个爱笑的叶诗文回来了

时间:2019-07-29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公积金异地贷款

纯粹的小叶子,回来了。

7月28日晚,在一片喧嚣之下,2019年光州游泳世锦赛落下大幕。在当晚的女子400米混合泳中,叶诗文以4分32秒07的成绩获得银牌,“铁娘子”霍斯祖毫无悬念夺得金牌。

两枚银牌和一个第四,这是23岁的“小叶子”交出的答卷——她正在从谷底逐渐走出。更重要的是,洗尽铅华的她已经学会如何去享受这项运动。

“现在比赛心态不一样了,像以前对这个项目有深深的恐惧,现在可以用更放松的心态去比。”站在领奖台上的小叶子满面笑容,“也许他们会有压力、会紧张,但我已经可以坦然面对比赛了。”

叶诗文,终于找回了对这池碧水最纯粹的热爱。

叶诗文面带笑容。

“我的实力其实一直都在”

本届世锦赛,叶诗文一共参加了200米和400米混合泳,以及200米蛙泳三个项目。但一来到光州,“小叶子”就感冒了,而为了能更好的完成比赛,她一直在吃感冒药压着。

7月22日晚,在女子200米混合泳决赛中,叶诗文以2分08秒60的成绩获得银牌。赛后,小叶子说为了在比赛中比好,她喝了好几杯超浓咖啡来抵抗药物带来的困顿。

“来比赛前,我一直有感觉生病的预兆,但我吃药压着,在半决赛(200米混)比完就吃了感冒药。喝了咖啡,强行让自清醒起来。”虽然要与病魔斗争,但小叶子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作为世锦赛“六朝元老”,叶诗文自2011年上海世锦赛夺冠后,就再也没有登上过世锦赛领奖台。如今,一枚200米混的银牌让她时隔8年重回世锦赛领奖台。

“久违了,但我的心态其实很平静,就连整个颁奖过程都很平静。”对于重登国际大赛的舞台,小叶子既熟悉又陌生,“可能是我赛前练习的很踏实,结果在我意料之中。”

其实,叶诗文近来的状态一直不错。 就在上个月进行的美国MVN游泳冠军赛中,叶诗文以2分08秒72的成绩获得女子200米蝶泳冠军,而这个项目并非她的主项。

“我前面的训练在蝶泳和仰泳有很大提升,但这次可能体能还是有问题,游2枪有些影响体能。我觉得后面的训练要加强强度。”

原本,在世锦赛的200米混中,她甚至想着去冲击自己的亚洲纪录,但可惜没有实现。而在此后的200米蛙泳中,第一次在世界大赛上游这个项目的她也差一点登上领奖台(第四名)。

但无论怎样,叶诗文已经重新站在了舞台中央,这次世锦赛也让她重新找回了信心——“我觉得自己实力一直都在,但是心态不是很好。

叶诗文在比赛中。

“徐指导,我做到了”

因为有病在身,叶诗文的主管教练徐国义此次并没有前往光州。虽然徐指导不在,但叶诗文最想感谢的还是如父亲般的恩师,而她赛后也激动地说:“徐指导,我做到了。”

徐国义也是对爱徒知根知底。他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透露,小叶子能从低谷中逐渐走出,正是与去清华读书不无关系。

在最低谷的那段时间,徐国义建议叶诗文换个心情去校园读书,但他也很明确表示:“既然选择了,那么你就一定要把它读出来,不能半途而废,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

这是这段校园时光,叶诗文变得越发成熟,也越来越懂得去和自我和解,“现在对她来说,训练是一种享受,比赛也是一种享受。她对于输赢也看得不是那么重了。

叶诗文拿下200米混合泳银牌。

在光州现场,叶诗文也感恩“徐爸爸”为她所做的一切。再次回到游泳池,徐国义自然很心疼她,也不想再看到爱徒再经历挫折,“他一方面心疼我,一方面无条件支持我。”

“这几年我一直在克服心态上的问题,我很恐惧比赛。我在训练的时候,我越怕什么就越要克服。所以渐渐地,我觉得我的心态慢慢调整过来了。”

从去年年中,叶诗文在清华办理了休学,并跟随徐国义去海外训练。但回归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她一开始甚至在泳池中跟不上其他队员的训练,“就连他们1/3的训练量都完不成。”

“只要心里不惧怕,只要喜欢,那就没问题。”徐国义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不想给徒弟过大的压力,“对于她来说不是一定要怎么样,只要开心就行。” 

叶诗文已经能从容享受比赛。

“我还有潜能没被挖掘出来”

性格要强的小叶子没有辜负恩师的期待,她在赛后说最想把银牌挂在徐国义的脖子上,“这七八年我都没被打败,感谢自己一直没有放弃游泳,不管多低谷没想过要离开游泳池。”

在闫子贝的教练郑珊看来,叶诗文是一个特别努力的运动员,“小叶子的精神我们都看到了,从巅峰到低谷,然后再回巅峰。这种精神对闫子贝来说受益的,是他学习的榜样。”

成了运动员心中的榜样,叶诗文也摸索出了一套让自己更强大的方法。她学会了克服恐惧,学会自我暗示,“我暗示我自己能做到,我觉得我现在比以前更有霸气。

叶诗文400米混合泳也拿下银牌。

即便如此,人们还会有疑问,原本在清华一片坦途的她为什么还要重返赛场,还继续在泳池付出艰辛?对此,叶诗文给出的解释是:“我觉得我有潜能没被挖掘出来。”

是的,叶诗文的潜能还没有达到天花板,毕竟她才只是一个23岁的姑娘。

作为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位全满贯选手,人们依然对叶诗文抱有很大的期待。她也说,自己的目标就是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奥运会,肯定游!”

从“天才少女”到如今中国泳坛的中流砥柱,叶诗文活得更通透了,也更加了解自我——“我觉得我肯定会有一点天分,但天分总会用完,最后还是要靠努力。”

但是努力,也比不上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和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