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哲罗鲑]睡不着丨《来了》: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邪灵

时间:2019-07-30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夜凖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惊悚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这部日本恐怖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地方,不在于邪灵的张牙舞爪,而在于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细节。

能够聚齐妻夫木聪、冈田准一、黒木华、松隆子、小松菜奈等日本超一线明星的卡司,足以证明,《来了》不可能只是一部卖弄吓人和恐怖的电影。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不见阵容的妖魔鬼怪,如果不够入戏,可能根本看不出本片的妙处来。

日系恐怖片自成一派,和欧美主打血腥和暴力的同类型电影截然不同。心理恐怖和道德伦理,是日系恐怖片的两大核心支柱。《午夜凶铃》《咒怨》等经典恐怖片中没有多少面目可憎的怪物和歇斯底里的杀手,却能让观众时时刻刻处于高度的精神紧张之中。这是因为,比起那些看得见的威胁,日系恐怖片更善于营造人类对“未知”的恐惧。

《来了》海报

不过,相同的招数被反复使用,难免会让观众心生厌倦。近年来,日本恐怖片鲜有佳作,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这部阵容耀眼的《来了》,能够给观众带来新意吗?

答案是肯定的。本片用事实证明,日系恐怖片没有停滞在原地。恐怖电影也完全可以在类型片的范畴之外,探寻更广阔的天地。

本片中的妖魔——魄魕魔,并没有实体形象。它们会选择附身缺少亲情温暖、他人关爱的孩子。这种邪灵的出现,往往伴随着一群浑身长毛的绿虫子,以及莫名出现的巨大伤口。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能带来瞩目惊心的恐怖后果,然而,这并不是在渲染邪灵的威力。

《来了》剧照

妻夫木聪和黒木华饰演的一对小夫妻,看上去和谐恩爱、幸福美满,其实不过是经济适用性婚姻的牺牲品。前者是大公司白领,后者则是超市里的小职员,从一开始,他们的结合就缺乏感情基础。

婚后,妻夫木聪扮演的丈夫显露出虚伪的本质,把全部精力放置在育儿博客的写作上,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爸爸”的形象。而实际上,家务活和育儿任务,统统落在了黒木华扮演的妻子肩头。对丈夫不满之余,妻子在感情上也有了出轨的迹象。夫妻两人逐渐走上陌路,邪灵也趁虚而入,开始侵蚀这个家庭。

《来了》剧照

可见,没有实体的魄魕魔,与其说是妖魔鬼怪,不如说是一种对现代家庭生活的隐喻。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模式已不能满足当代家庭的需要,没有感情而充满算计的婚姻,则让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关爱和信任。到头来,家庭里的所有成员都沦为冷漠的都市生活(妖魔)的牺牲品。

这正是本片的野心。如果说社会派推理小说,可以突破文学类型的桎梏,那么《来了》等“社会派”恐怖片,能不能让类型电影焕发第二春?这无疑是个值得期待的问题。

当然,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本片真正的主人公冈田准一和他的前女友小松菜奈在影片中段方才登场,至于“日本最强的驱魔师”松隆子更是姗姗来迟。他们都是和邪灵对抗的主力军,但他们也都拥有各自的弱点。

冈田准一扮演的野崎看似吊儿郎当,内心里却有着无法弥合的伤痕——曾经强迫女友打掉孩子的他,抱有深深的负罪感。小松菜奈饰演的前女友因为自己无法生育,喜欢上了妻夫木聪一家的孩子,却不料被卷入了邪灵的阴谋。

《来了》剧照

与邪灵的博弈构成了影片后半段的主线,但应该注意到,一众角色的目标不仅是驱除邪灵,更是克服自己的心魔。几位角色遭遇的困境,也是当代日本社会问题的集中体现。少子化、恐婚、不婚……邪灵横行,是传统社会生活模式不断崩坏的结果。

松隆子扮演的灵媒师说得一阵见血:“因为害怕失去珍爱之人,索性选择不去爱。”这是野崎和他的女友,也是当代日本年轻人必须面对的难题。很难想象,失去爱的能力,一个社会又会走向何方?

于是,两位主人公没有选择杀死被邪灵附身的孩子,而是选择留下她,用爱去抚养她。这又是一个具有高度象征性的结局。或许,这也是导演对未来的期许吧。

有人把《来了》形容为日本的驱魔师版“复仇者联盟”,这种说法并不夸张。在本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多种带有日本传统文化特色的驱魔方式以及日本民间传说、怪谈。本片主创能将恐怖电影当作载体,串联起日本的过去和未来、历史和现在,确实不简单。

《来了》剧照

有必要提醒大家的是,探讨了社会问题,不代表《来了》不恐怖。本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地方,不在于邪灵的张牙舞爪,而在于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细节。仔细想想,这倒也符合本片的初衷。家庭感情的冷漠、人际关系的疏离,不正是整个社会最恐怖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