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编译systemui apk]专访|杨紫:佟年是在为韩商言做辅助

时间:2019-07-31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斗战神职业分析说起甜宠剧,似乎多数人都认为从演员的角度来说,深度不够,需要的表演技巧也不多,但不得不说,真正能演到人心之中,勾出观众少女心却不是易事,从演员到剧本到代入感,都需要恰到好处,既不能浮夸过头,也不能含蓄过度,并不比其他类型剧更简单。

正在播的《亲爱的,热爱的》作为入夏的一部甜剧,可以说算是合格了,小说原著《蜜汁炖鱿鱼》虽说不是高人气甜宠IP,但在原著作者做编剧的加持下,甜味有增无减,播到一多半,男女主角还没接吻,就引发了这个夏季第一波少女心的泛滥。自然,在这种甜宠剧里,事业有成,霸道又温柔的男主角会吸引多数女性观众的目光,但实际上,女主角往往才是撒糖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从观众角度说,“她”就是无数个少女心的集合,如果说男主角是美好糖霜,那女主角则是撒糖发动机。

李现饰演韩商言,杨紫饰演佟年

对于大家心中的“老戏骨”杨紫而言,她深谙言情剧这个道理。抛开原著人物设定的问题,杨紫在这部剧里所出演的天真学霸佟年,即便穿着被吐槽的马卡龙时尚,却准确把握了每一次见到男神的眼神和动作,接得住韩商言扔过来的玻璃渣,也接得住现场未经排练突然加进去的吻戏糖,正是在她真实的反应状态里,女性观众才似乎看到了自己。

原著中,女主角佟年是天才少女,计算机领域人才,长得软萌纯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除了上学外,爱好做翻唱歌手。

杨紫在拿到小说的第一天,就用一个晚上全部看完了,虽然她出演过《欢乐颂》中邱莹莹这样的天真女孩,但跟佟年完全是两回事,“邱莹莹恋爱谈得真的是我脑子都疼,然后大家总是会说你是不是就是邱莹莹,我说我的妈呀,演什么就是什么吗?我就觉得佟年不一样,她很可爱,她那种可爱是让大家喜欢的,跟‘小蚯蚓’完全是极端,人设非常好。”

虽然人设讨喜,但是杨紫还是有自己的担心。“大家太熟悉我了,很怕大家一看到我先想杨紫,就不会想那个角色,我有问过很熟的人,比如他们看我的戏,他们会觉得说先想是杨紫,我再怎么演,可能他们都会想着我,这是一个瓶颈。”

杨紫(下)、李现(上图右)、张一山(上图左)的大学毕业照

男主角确定是李现之前,杨紫并不知道韩商言会花落谁家,“后来跟我说是李现,我说我俩是大学同学,很熟很OK啊。”事实证明,杨紫和李现足够熟确实造就了很多亮点,比如从花絮能看到有两场吻戏,是各自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加的,害羞的反应都比预先排练来得更动人,被网友称赞这样演出来才真。

杨紫和李现的吻戏

杨紫认为,剧本不可能写得那么细:“我们两个后期谈恋爱的戏就很亲了,那种小动作不是说导演让你怎么做。我会撒娇蹭他,他就会摸我脑袋抱我亲我,但剧本不能写你俩一直抱在一起吧?”

在杨紫看来,“佟年是在为韩商言做辅助”。提到现在网络上大片大片的“现女友”,杨紫非常开心,“我演的时候就希望他可以突出,成千上万的小女生代入到我,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商言一定要闪亮。”

说起佟年这个人设近乎完美的软萌妹子,她觉得,佟年身上的一切都结合得太好,一般人做不到那样。“每个人都想活成佟年那样,但实际上大家都是邱莹莹。”

回忆刚官宣的时候,杨紫其实还遭遇了网友书粉的“抵抗”,“大家一开始真的都没看好我演佟年啊。”虽然她已经挺习惯每次她的角色官宣时网友的反应了,“都被骂就习惯了……”从《战长沙》开始,伴随她的总是开篇质疑,“每公布一次,群众就吓一次”,接着又播完演技好评这样轮回。对待这个总在重复的轮回,杨紫咯咯笑调侃:“可能……长得不够好看?”

相比两年前上一次采访,现在对待外界的声音,杨紫显然松快多了。但是这种松快仅仅是对外,对于自己,那些夸奖她的声音让她轻松不起来。在观众眼里,杨紫总在挑战大家预期之外的角色,但每挑战成功一次,伴随夸奖的,还有期待的不断提高。“可能就恰好这些角色正好我就演得让大家喜欢了,大家会说杨紫演技好,其实我自己很害怕,我就在想,下一个戏怎么办?我宁愿大家批评我,我怕我没有进步。”

【对话】

“大家太熟悉我了,这是一个瓶颈”

澎湃新闻:你很早就挺喜欢原著小说的?

杨紫:我是先拍一个电影,去年冬天,一边拍戏一边看了这个小说。我没有拍过这种甜甜恋爱的现代偶像剧,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当时我就把我的脸代入进去,我觉得自己应该能演。

澎湃新闻:你当时看完小说,觉得这个角色能够满足你的少女心吗?

杨紫:当然了,因为我以前演的那些,像“小蚯蚓”(邱莹莹)是现代戏(《欢乐颂》),但邱莹莹恋爱谈得……真的是我脑子都疼。然后大家总是会说,你是不是邱莹莹?我说我的妈呀,演什么就是什么吗?!我觉得佟年不一样,她很可爱,她那种可爱是让大家喜欢的,跟“小蚯蚓”完全是极端,我自身不排斥,我觉得人设也很好,我愿意去演。

澎湃新闻:像“小蚯蚓”和佟年,都是现代戏的角色,你更偏向于哪一种性格?

杨紫:我不太像“小蚯蚓”(的性格)。我很想活成佟年那样,她太优秀了,她情商那么高,学历又那么棒,跟韩商言的爱情也是从一而终,包括家教,就是整个这女孩,我觉得挺完美的,懂事。

澎湃新闻:那跟小雪(《家有儿女》)比呢?

杨紫:跟小雪还不一样,小雪比较跋扈,我一定要当头的那种,但是佟年的性格是比较温吞的。

澎湃新闻:这种以感情戏为主导的戏,在你自己主演的戏剧类型里面,是比较轻松的吗?

杨紫:相对来说是轻松的,因为毕竟现代戏,你表演的一些东西没有给自己那么多设定,拍摄过程也比较愉悦,大家年龄都差不多,开开玩笑,一天很开心就过去了。

澎湃新闻:但是现代戏会不会有一些大家想象不到的难度?

杨紫:我的难度在于大家太熟悉我了,小的时候大家都看着我,很怕大家一看到我先想杨紫,就不会想那个角色,我有问过很熟的人,比如他们看我的戏,他们会觉得说先想是杨紫,我再怎么演,可能他们都会想着我,这是一个瓶颈。还有就是一直拍戏,你展现给大家的(都一样),那么你后面的戏有什么改变,如果改变比较少,大家会觉得你一直是这样的。每部戏都要想一想怎么能改变得与众不同一点,让大家看到杨紫又不一样了。包括选剧本角色(也很难),因为太多角色都很相似,剧本也一样。

澎湃新闻:你一年应该能收到挺多剧本的,你当时能够挑中这一部,有什么不可或缺的理由?

杨紫: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很多时候都是机缘巧合,当然它一定是同期剧本里最优秀的,还有一个就是角色,你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或者你看完剧本以后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的剧本我看两集就看不下去了,我就不会再去考虑,前五集是一个基调,如果我看完以后觉得还可以,就可以接触接触。

澎湃新闻:这个剧本你看前几集,最吸引你的点是?

杨紫:讲那条事业线队友那条线,我在看剧本的时候挺感动的,因为我很可能比较感性,我容易代入,而且我喜欢晚上看剧本,有时候还会代入韩商言,我就想我十年前有可能也会站在那边表态的,我都会看哭。

其实霸道总裁爱上甜美小女生这种戏路很多,但是这个剧里,他还不是一般的霸道总裁,他不一样,他们的人设是“那样”,可是他们的性格我又觉得是奇迹,生活中很难遇到这两个人碰在一起,你很好奇就想看下去,觉得挺甜,然后觉得他们的爱情走得真的是绝了这种感觉。我自己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韩商言不太像一般人,走一个智商高、情商有点低的路线,但是也不能说他情商完全低,因为他的人设是没有谈过恋爱,你想30多岁一个男人没有谈过恋爱,这其实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就觉得挺逗的,加上女生也没谈过恋爱。

“韩商言如果能成功,一切条件就成立了”

澎湃新闻:当时你接的时候,知道男主角定了吗?

杨紫:他们当时跟我说了几个人,然后我说李现我老同学,到最后,我问男主定谁了,他们说李现,我说很OK。虽然剧里他比我大了十多岁,但是我觉得现在00后90后80后大家站在一起,我说实在的,真的你从外头看不太出来谁比谁大,大家都差不多,然后我又长得小,我觉得是OK的。

澎湃新闻:演戏是一个需要真感情的东西,大部分人都谈过恋爱,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让别人觉得这个东西很甜,能传达幸福感,是不是比强剧情的剧更难?

杨紫:我觉得谈恋爱本来就是一件很甜美的事,因为每个人谈恋爱都会开心幸福,看到别人(恋爱)的时候,就有恋爱的酸臭味。我只能说,我觉得一定要演得不能让大家讨厌,无论男生跟女生,都不让大家讨厌。

在演这个戏的时候,我觉得韩商言反馈给佟年的爱太少了。前期佟年一直在追,我怕影响到观众的观感,会觉得说不值得。这个戏韩商言如果能成功,一切条件就成立了。我(佟年)为什么会这么爱他,为什么会去追他,这个人物一旦立住了,其实所有的女孩都会疯狂地爱上他,大家也会理解我(佟年)的行为。

我觉得佟年是在为韩商言做辅助,演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希望他可以突出,成千上万的小女生代入到我。其实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商言一定要闪亮。我一直是这样想的。事实证明李现成功了,我觉得这事就特别的好。

谈恋爱这东西,大家都谈过,你怎么能把这个事情在电视上演,又不让大家觉得恶心,尺度又好,又会觉得你们很亲,我觉得一定是亲,就发自内心的那种开心,因为有时候你生硬一点,其实大家能感觉出来,所以要有很亲的状态,这样才能够让观众觉得,他们两个好甜。

澎湃新闻:亲是指什么样的亲?

杨紫:亲密。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两个人感情上,身体上都好说,最重要的是精神和感情上,比如我们俩不动手动脚,你看对方一笑就会融化。幸运的是,我跟现哥私下关系很好,又是老同学,就不会有太陌生的感觉,合作的时候,比如说互相加一些小动作,都不会担心对方不舒服,这点特别好。我俩又是同龄人,都比较直接,你想怎么样咱们就怎么演,然后也不会生气。

澎湃新闻:国产的偶像剧、言情剧,这几年大家追得可能没有日韩剧那么疯狂,你觉得是为什么?

杨紫:是,演员在一起的状态。因为我有看过韩剧,就大家追的那些,我真是觉得他们在谈恋爱,太甜了。我觉得我代入受不了了,俩人状态太好了。还是大家配合的问题。配合问题是一个挺重要的原因,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你比如说,真的是帮我找一位大10多岁,很有名的前辈,我跟他讲话的时候可能会有所顾虑,可能第一想老师会不会觉得我这样演,他心里不舒服,他是怎么想的;然后我也尊重他,又不熟悉的时候,我又不好意思上来拍亲热戏,人家也会觉得你干嘛要这样。

但我觉得,跟同龄男孩去演,就没有这种顾虑,比如说后面跟马天宇一起,因为我们是好朋友,那么这种配合这种默契,其实你就是靠感觉,你在演的时候,就大概能感觉出来大家会不会喜欢了。我跟李现演的时候,我们俩一边演一边笑,那笑得真的发自内心,我都觉得甜。所以我知道其实还是演员的问题,因为片场本身时间比较少。

澎湃新闻:因为你和李现本身就很熟了,成功让大家觉得特别甜,这是一个主观因素。那这个剧本你觉得优秀的地方是哪里?

杨紫:这个剧本里佟年跟韩商言的人设,跟一般(偶像剧)的人设也不太一样,他们俩怪怪的,两个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怪怪的居然在一起,就那种反差萌,尤其是韩商言,大家就会觉得他好可爱,那种有才华的可爱感,会觉得这个人谈恋爱还能产生这样的反差。在生活中,这样两个人能够谈恋爱本来就很少见,这样的人又是我觉得不存在的,比如韩商言,我真的不信有这样的人存在,给了广大女性一个幻想。

澎湃新闻:你觉得言情剧里完美得不存在的人设挺重要的?

杨紫:我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但他就是成功了,不是完美,他也不完美,他很臭屁。我觉得不存在是指,没有这种性格或者这种经历的人,但他不是完美的人。其实我觉得写一个特别完美的人,那就也没太多人爱看,那就太假了,这种人不存在,但也有真实性存在,我觉得两边都得沾一点。

反正我是觉得没有一个男生事业成功,然后又长得这么帅,30多岁从来没有过感情,我觉得不信,而且他从来没喜欢过谁就喜欢佟年,这个我也不信,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独特”。我爱上你与众不同,我30多年都没有喜欢过谁,我就一见钟情你了——这个设定本身就是很难(成立),而且两个人在各自的人群当中都是闪闪发亮的,碰到一起还火花四射了。

而且碰到一回可能未必会说两个人在一起是一个舒服的状态,其实我们大部分恋爱不都是这样吗?我是觉得这两个,就是佟年是男生爱的,韩商言是女生爱的,把幻想特别美的东西放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但他们两个都是夹杂了一些自己的小个性,小缺点,那男生女生都会喜欢。

“大家说杨紫演技好,我都很害怕”

澎湃新闻:你刚刚说像佟年这样软软糯糯的这么一个形象,你一定心里有一部分和佟年是相通的,否则不可能让观众觉得你演出来的就是佟年。所以佟年是你内心的某一个自己的折射吧?

杨紫:对,我其实挺少女的。我的世界是很美好的,比如我26岁了,可是我在想一些事,我其实挺童真的。比如说我想任何事情,其实我都很童真,可能在工作上我会严肃一些,在现场拍戏的时候会认真,但私下我的状态就是一个小孩。

澎湃新闻:你觉得这个是好的吗?

杨紫:我觉得有少女心特别的好,因为可以给我带来很多快乐,我觉得自己年轻,拍戏的状态也会很好。没有童真我演不了戏,如果我现在变得特别沧桑,我什么都看透了,我再去演的时候是演不了少女的。但正因为我什么都相信,这个剧本给我,我就是相信。那个场景就在我面前眼前浮现了,然后我哭得也很真诚,因为我信,我什么都信,所以这种状态我觉得特别好。

澎湃新闻:佟年的那些行为你是很容易就能理解吗?

杨紫:我都能理解,因为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你不能去否定,不能每一个角色都是杨紫,所以每一个剧本,我觉得包括邱莹莹,不合理的情况下,她的线是不能变的,我只能说演得让大家不要那么讨厌,更加合理一些,但是她就是那么个人,你不能说我不行,我不演,你去改?不可能。

澎湃新闻:所以说在演佟年的过程当中,你完全没有过困惑不解?

杨紫:有过,我有时候在现场跟他们battle,最后我赢了。有一次我们在广州,讨论说为什么韩商言(那样对待佟年),因为我想他如果不是喜欢我,他怎么可能(后面那样做)?我觉得就是在装,是闷骚。但是当时大家都会觉得,设定韩商言从一开始就对我没感觉的,我倒追来的,我说不对,这不可能,要这样的话,30多年无数个女生这样做,凭什么就他见到我就会跟我说话跟我干嘛干嘛,一定不对。然后那天就讨论这个事,讨论了上午好几个小时。我一直都认为其实韩商言挺闷骚的,他对佟年是有感情的,没有感觉他干嘛做那些?

后来有一次看见我二宝姐(原著作者墨宝非宝)写的微博,说“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吗?韩商言一开始就对佟年有感情”。我说你看我敏锐地察觉到了。

澎湃新闻:最后你怎么演,还是以你自己决定的算数?

杨紫:对,因为是我跟李现讨论我们俩怎么演的问题,我说我的理解他就是喜欢佟年,他可能没那么喜欢,但是觉得这女孩与众不同,想有后续。李现当时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但是后来别人又说不是这样,他又觉得那个人也有道理,所以他当时也在纠结,这个事就没有下文了。

澎湃新闻:你现在对演戏的看法,包括在情感上和技术上,和几年前比,你觉得有什么成长和不同吗?

杨紫:其实我觉得演戏没什么技巧,当然也有你四年大学学那些招,我认为,那只是告诉你演员审美,或者说你去感受这个世界,你自己看近和看远是境界,你对整个世间的审美是不一样的,当你有所提升的时候,比如我刚开始觉得这个杯子好看,其实很丑,突然有一天,我才知道什么是高级的杯子,演戏的时候,其实演的就是跟以前不一样,格局会变大,演戏更多的东西是感受,技巧是对的,因为你要拍戏,你要顾及现场一百多号人,是需要技巧和配合,但我觉得,越演越真诚、自然,才是最重要的。

澎湃新闻:接下来,你还有电影作品要上映,之后会想多演一些电影吗?

杨紫:以前是这样想,但我现在觉得,演什么都OK了,我现在不给自己设定,大银幕也好,电视也好。我觉得我还蛮幸运的,可能就恰好这些角色,正好我就演得让大家喜欢了。很大程度上,我并没有那么好,大家会说杨紫演技这么好,其实我自己都很害怕,我宁愿大家批评我,这样我还能慢慢进步,现在大家说杨紫演技好,我就在想我下一个戏怎么办,我怕我没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