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波]让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需要哪些人的努力

时间:2019-08-06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护发素的作用当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时,无数观影人的心被点燃了。一个人需要怎样的环境支持,经过什么样的努力,才能不受偏见打压,冲破阴影,确定自我的价值感和归属感?2019年最火动画片《哪吒·魔童降世》或许可以给父母们一些思考。

贴上了“坏孩子”标签的孩子容易走错路。

哪吒成长之路上遭遇的创伤和障碍

从娘肚子里出来的哪吒,可不是什么“别人家的孩子”,他不带“天使光环”,反而让大人很头疼。“问题儿童”这种标签,一旦贴在孩子身上,就像下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孩子容易按照这个路径去证明大人们说的是对的。而哪吒成长的障碍还不止于此。

因为爸爸跟随太乙真人去找天尊想办法,家中只剩下妈妈和一众仆人。妈妈一直在外打妖怪,很少陪伴孩子,这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创伤。孩子成长的前几年,母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如果她能以沉静、温柔、不焦虑的目光和怀抱稳住孩子的心,孩子就会知道,在妈妈眼中,我是宇宙之王,我是被大人深深爱着的,我能干好多事情,要是干不了,没关系,爸爸妈妈会帮我,他们会细心友善地发现问题,安慰我,带着我去跨我跨不过的坎。在这样的母亲陪伴下长大的孩子,慢慢地获得了面对世界的力量,逐渐内化父母的能力和价值观,既相信自己很棒,又不过分狂妄;既爱着爱他的那些人,也能接受这些人并不完美,各有缺点。

如果一个人在最早的阶段,没有得到这样的对待,他的内心会一直困在这个匮乏里,无法真正地爱自己和爱别人,要么特别狂妄要么觉得自己不够好,同时还被一股强烈希望得到认可的执念困扰和控制。他会忘了未来前进的方向,困在“我是谁”的牢笼里空虚而烦躁。

真爱的力量可以让孩子滋生出人性中美好的部分。

好父母归来,真爱需要反复确定

哪吒的母亲是一个健康有活力的人,这一点从影片中描述的孕前产后情景中可以窥见。比如,她大着肚子也能一蹦三尺高;比如刚刚痛苦地生下哪吒,还能在大家起杀心的压力下,奋力保护、万分疼惜自己的“怪物”孩子;比如不恨周围人,而是带着理解和补偿之心去为大家做事,化解危机……这样一个有着健康身体和强大力量的母亲,自然不会因为自身的痛苦而长期忽视孩子,她的疼惜和拥抱激活了哪吒内心人性的那部分力量:柔和的眼神看向母亲,这个孩子不再是“魔丸”了。

每个孩子都渴望依恋对象的陪伴。

虽然童年孤独,但是哪吒没有怀疑过母亲的爱。这也是因为母亲是真的爱着他。比如,电影中她陪哪吒踢毽子这一段戏。明明知道孩子手脚不知轻重,也要冒着受伤受痛的风险,目的就是让孩子知道:妈妈喜欢你,妈妈愿意跟你玩,你是好孩子。不能陪伴孩子时,她也要努力让孩子知道:不是因为你不好,不是因为妈妈不喜欢你,只是妈妈有公务在身实在没有办法。

虽然母亲常常不能陪伴,但是这个家也为婴儿期的哪吒提供了一个弥补的“母亲”——李府里稳定的照料者们。许多人会疑惑,孩子是不是一定要母亲的陪伴?其实未必,在心理学家的理论中,这个母亲常常指代的是稳定的照顾者。这个照顾者可以是保姆、外婆、奶奶,甚至是愿意担起母职的爸爸。只要得到持续、稳定的照顾,孩子就可以在规律的生活中满足基本的需要,获得必要的安全感。当然,母亲作为和婴儿身心链接最紧密最直接的人,从怀胎十月到母乳喂养,她更可能带给孩子亲密和准确的回应,也是孩子更容易建立依恋关系的对象。

爸爸的训导和规则,给了孩子一种和妈妈不一样的爱。

在哪吒3岁的时候,父亲李靖回来了。这是父亲在孩子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的年龄段。父亲爱母亲,严格管理哪吒,在哪咤眼中,或许意味着父亲不爱自己。处于自我中心阶段的孩童,还不能够以客观、完整的态度去了解一个人。比如,爸爸脸色不好,可能是身体不舒服,或者在单位里受了委屈,但是孩子看在眼里可能就会担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或者觉得爸爸不喜欢自己。孩子对于父母是否真爱自己,自己是否值得爱,并不是一下子就得到确认的,这个确定爱的过程会反反复复。被贴过标签,有过一些创伤的孩子更容易怀疑父母和自己。比如影片中的哪吒被申公豹忽悠,说父母送他去学艺,不过是为了去除麻烦,他相信了,这个相信让他的内心充满了偏执的恨意。

幸好,小云云给哪吒进行了“复盘”,重现了当初李靖为了哪吒而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幕,令哪吒重新确定了父亲之爱,也令不少人泪洒影院——对爱的确定,实在是许多人的执念。那些被真爱过的孩子,才能够真正地接受自己、相信自己,也才能心甘情愿地接受父母的教诲,这就解释了接下来的剧情——为什么哪吒在战斗中会主动把乾坤圈缩小变成手环,而不是扔掉,因为他不再是反抗父母的熊孩子,他是一个向父母致敬的独立的大人,既认同父母的管束,同时又允许自己拥有强大的超越父母的力量。

哪吒的做法有力地证明了这段亲子关系是好的,是成功的。事实上,从影片一开始,我们就看出来李靖是一个好父亲。作为父亲,他深爱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不愿意放弃孩子,而是想办法去解决困难。他和妻子一起骗哪吒是“灵童转世”,让孩子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好孩子,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并且树立了拯救世人的理想和壮志。同时,他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愿意满足孩子的各种愿望,而不担心被斥为溺爱。比如,到处卖老脸,把百姓请来参加哪吒的生日宴,维持孩子内心的价值感和归属感。他更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成熟之人,知道人当有使命和雄心,要跟着有本事的师傅去修炼技艺,而不是仅仅像妻子所说,只愿孩子快快乐乐地活着。这正是父亲和母亲在爱方面不一样的地方。幸运的哪吒既拥有母亲如水的包容,也有父亲坚定的训导,在两种爱的滋养下,他更容易走上人性整合的道路。

懂得包容和鼓励的老师,复活了孩子未得到满足的自恋需要。

支持、陪伴,在关系中自我不再迷茫

养孩子不容易,它不应该是一个家庭的事情,它需要得到更多人的帮助。如果说李靖夫妇就像问题父母的父母,那么太乙真人倒蛮像一个提供支持的心理咨询师。胖胖的太乙真人,骑着猪走来,给人的感觉很温暖,他可能表现得不是很厉害,但是却让人很安心。他用乾坤圈控制住了哪吒大部分的力量,防止他用过强的攻击性伤害别人,极大地安慰了李靖夫妇。

周围的人要么讨厌哪吒,要么害怕哪吒,太乙真人用真诚和包容对待哪吒,教给他安身立命的本事,并且让这个熊孩子深切地感觉到:哇,我是多么了不起,师傅都不如我。在太乙真人制造的机会中,哪吒曾经受伤并且被压抑的夸大自我的需要复活了。而在生日宴上,太乙真人把坐骑送给哪吒,踩着风火轮上天入地的哪吒刹那间自信升入顶点。

好朋友,让儿童有了归属感,并且相互竞争、彼此成就。

一个孩子的成长,永远不可能限制在大人对小孩的关系中,他们需要朋友的陪伴,因为朋友,孩子会觉得不孤单、不寂寞、感受到来自同伴的信任和关心。幸运的哪吒遇到了同样能力超群的敖丙,他们在海边的斗法,让双方都欣赏到各自的优点。这种好友关系既提升了孩子的自我价值感,同时也见识到与自己不同的另外一个人,并且把对方能力、性格中的特点整合到自己的身上。这种朋友之间的相互陪伴,友好竞争,成就了彼此,这是哪吒脱离儿童身份,成长为一个独立的人非常重要的一步。所以,随着孩子长大,父母们不要把孩子限制在一个只有双亲的世界里,要允许孩子迈出更大的步伐,祝福他们遇见成长的同伴。

找回自己的哪吒,也是自我确认的哪吒。

当父母、师傅、朋友用他们各自的方式给了哪吒深刻的爱和极大的支持后,他便能借着这些爱他的人的目光和回应,确定自己是谁。这份来自关系中的自我确认,让他对于不公和偏见充满了力量,对于自己和未来拥有了希望。这绝对不是狂妄无知的呱噪,它是在深刻的爱中回荡的呐喊: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