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华云中歌]新裤子乐队:我们和一般人一样,也要出去工作的

时间:2019-08-14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错错错 六哲新裤子乐队赢了,《乐队的夏天》年度HOT1,乐队粉丝破百万,狂热的粉丝混合了中年人和年轻人,但几乎所有的人都保有着理智,在每一个可以见到新裤子的环节里尽情呼喊和尖叫,释放自己的青春和即将或已经溜走的青春。彭磊是新裤子乐队里人气颇高的成员,他戏称自己是“中年练习生”,因为节目“特别可怕”,又是PK,又要刷掉一半的成员,但又觉得这节目“挺好的”,“能让乐队变得更紧密,成员之间也互相理解了。”至于我们所好奇的乐队生活,“跟一般人一样,我们也要出去工作呀,有好多客户,得把他们伺候好了,(但也)好麻烦的。”

好友不过百 说话特“挨揍”

喜欢本土摇滚乐吗?去过各种音乐节吗?知道大张伟其实最早是个歌手而不是综艺咖吗?问题三连击,要是你一脸懵懂,那么基本上可以判定,你有很大可能并不怎么能够融入到《乐队的夏天》里——但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将中年乐队和年轻乐队混合在一起的综艺节目就在各种综艺的夹击下红了,并且把那些对以上三个问题都不甚了解的人们聚集在了一起,疯狂地释放着积蓄了很久的能量,而新裤子乐队在此时的走红似乎也显得如此顺理成章,表演本土摇滚、是好多音乐节的压轴乐队、跟大张伟的花儿乐队和鲍家街43号一同出道,不过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众多粉丝,而乐队成员彭磊更是凭借着自己的独特性格,成功出圈。

彭磊一般不轻易加人微信,就算加了,你也得做好随时被拉黑的心理准备。“发北京草莓采摘节的全拉黑”、“打赏10元以下的全拉黑……”有人说这是一场大型行为艺术的崩坏现场,也有人看了觉得个性十足,“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甚至李诞还在微博声称,“想加彭磊微信然后被拉黑”。至于彭磊的回复也是相当精彩,“不加不加就不加”,十足的任性,带有中年人少见的少年气。

关于李诞和彭磊“加不加微信”的故事,微博比谁都记得更清楚。

不止微信好友不超过100人,就连说话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那就是喜欢“怼人”。坏蛋调频的王硕评价彭磊的说法方式是一种“只有在他身上才能成立的说法方式”,因为“这种方式放在别人嘴里说出来,可能人就不高兴了”。对于这点,彭磊倒也有着清醒的认识,“也不是,他们都是从生气开始的。只是后来这些东西被放到了节目上、一些大的平台上,然后有些人被提到了、被我们谈论到了,那自然就会开心。可是私底下说这个话,人家肯定会很生气的。”所谓语言的艺术和清醒的自我认识,看来彭磊都是俱全的了。

“朋克其实是属于青少年的”

彭磊曾经在节目里说过,因为觉得朋克土,所以就不玩了,“就感觉朋克是属于青少年的吧,在你荷尔蒙过剩的时候玩的那种。”年轻在livehouse的表演经验让他看多了年轻人无处发泄的能量,“过了这个岁数之后立刻就觉得,我们不需要这种音乐形式了,你看之后我们马上就放弃了这种风格。”

虽然嘴巴上说着自己已经过了这个岁数,但新裤子给人的感觉仍旧“永远年轻”。“以前年轻的时候演出完了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喝一杯,现在也是。”彭磊说,每次录完一期《乐队的夏天》,参与的乐队都会保持传统,聚在一起喝上一杯,“百龄坛也会喝,和以前不一样,现在大家喜欢喝纯的,绝对不能加冰。”但这些乐队成员们也并不是如想象中那样,逮到机会就让自己喝上一顿的,就像在这次与百龄坛威士忌携手合作的“真现场”,新裤子乐队的人都十分严谨,表演之前滴酒不沾,“喝完是能马上进入状态啊,但这不担心把词给忘了嘛,所以不能在表演之前喝。”

演出现场的彭磊相当热情,跟台下几乎是两个人,台下的粉丝也是理智派,不停贡献自己的尖叫和欢呼,却始终维持着良好的秩序。

不听摇滚的人听到“土摇”二字,脑子里蹦出来的可能就是“土气”、“不洋气”二字,但对于彭磊及新裤子来说,“土摇”指的不是“土气的摇滚”,而是“本土摇滚”。“摇滚乐从西方传过来之后,其实在中国被消化得并不好,但幸运的是的确有一些本土的摇滚乐队留下来了,并且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我们也是期中的一份子。”在彭磊看来,这样的形式其实挺好的,“至少有本土两个字,原创性很强,跟国外的摇滚乐感觉完全不一样。”

但他对于“土”这个词也是有自己的理解的。“如果一个东西是为了让你开心才唱的,又或者说歌词特别肤浅、没内容,那么这样的东西,就会让人觉得土。”

乐队也有立体形象和独立“人格”

玩乐队的人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在《乐队的夏天》里,Click#15的杨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每个月平均能靠演出挣上1000块钱,“得留着打车票找主办方报销啊”,至于参加节目的动力,可能也跟“希望以后可以豪气点儿,能跟主办方说,这回打车票不用报销了。”

实际上,大部分的乐队成员在年纪上去了之后,都不会真的靠音乐挣钱,Click #15的主唱Ricky是阿那亚的音乐总监,鹿先森的吉他手董斌干的是建筑设计,刺猬的吉他手子健是个程序员,为了参加这次节目,他甚至辞职追梦。至于出生于文艺家庭的彭磊,那可更是身兼多职,他画漫画,著有自传体漫画《北海怪兽》,也做过电影导演,会制作动画,同时也是个艺术家,“现在是特别拮据了,但原来还好。”隶属于摩登天空下面的新裤子乐队有着比其他乐队更多的表演机会,也出过些唱片,“所以我们觉得乐队一直也还好。”等到组乐队无法承担生活的时候,“那跟一般人一样啊,我们也出去工作,接触好多客户,跟你们一样,要把客户伺候好。”最后一句“好麻烦的”,也算是道尽了人在职场的辛酸。

画漫画、做动画、导电影,彭磊可算的是相当全面的艺术家了。

实际上,新裤子当初也并非没有机会走上另一条道路,只不过他们因为抵触这种让主唱单飞的模式,“这种模式就是港台模式,因为当初好多唱片公司都是港台的,他们接受不了乐队这种形式,”彭磊分析道,“他们可能会觉得某个乐队的歌不错,于是就想把主唱弄出来,这样可能会挣更多的钱,但我们不喜欢,甚至可以说特别抵触。”

能最终走出来的乐队往往会更有味道,每个成员都有着自己的性格,集合起来又成为了另一种力量,“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说的或许就是他们。

多年之后,人们开始发现了乐队的魅力所在,相比较那些单飞的艺人,以团队形式出现的乐队反倒变得更有味道,“乐队要出来肯定比单人难,但一旦出来了,就很有魅力。”会自己拍音乐录影带、会自己做唱片设计、会自己摄影,也会自己来制作音乐或者联系制作人写歌,这支被王硕选为“代表中国摇滚未来”的新裤子乐队有着立体的形象和独立的人格,“我们不光音乐还行,其他方面也可以,这就是我们强的地方。”

新裤子也好,《乐队的夏天》也好,这一场纵横了今年暑假的狂欢,释放了年轻人无处安放的青春和旺盛的荷尔蒙,也同时让那些正在哀叹青春流逝不可追的中年人们重新看到了十几二十年前自己那些真挚的梦想与情怀。不管那些乐队的成员如今是否要为自己女儿的英语培训班的费用而着急,又或者是否会和大家一样为了工作而焦虑,至少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他们让所有追逐着的音乐的人,重新看到了舞台上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