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肚脐]吴建豪:街舞救了我的命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伊亲婴儿游泳馆加盟《这!就是街舞》第二季,节目赛制和选手水平比第一季更加成熟,导师阵容里新加入的吴建豪,也算是个惊喜。首集就霸气十足地放话:“他们是会跳舞的明星,而我是舞者。”但跟三位导师相处起来,他以“加州男孩”的阳光开朗迅速融入其中,还和性格最为内敛寡言的易烊千玺建立起良好互动。

《这!就是街舞2》截图

最具综艺感的大概是吴建豪坦荡直接的性格。他毫不掩饰对胜利的渴望,戏称团队里的阿K、兔子、Gumball、陈健严是街舞“F4”:“他们每个人都有夺冠的可能。”也一直在镜头表达他对街舞最真实的热情,看到舞者精彩的battle,他会不顾脚伤,兴奋到跳起来。但他也坦言,“过程更重要,我不是一定要赢,刺激我的是那个挑战的过程,我想要看自己到底可不可以,想要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人生有机会去挑战自己,是很好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每天你醒来就是一个挑战:你要怎么去度过这一天。”

带伤上阵录制的吴建豪

参加这个节目,吴建豪最享受的是有机会一直呆在舞蹈的环境里,这对于现在身具音乐人、设计师、演员、潮牌老板等多重身份的他来说,是相当难得的机会。他也直言,在多重身份中能获得不同的乐趣,但舞者的灵魂,是融入在所有身份的DNA之中的,“做音乐,做设计,我都会从舞者的概念出发。”

别看现在的吴建豪身材管理一流,小时候的他,是个小胖子,在学校不受欢迎,也没什么自信。对舞蹈的尝试是从减肥中心开始,跳着韵律操,找到了舞蹈的节奏感,然后开始尝试跳舞。随之而来的赞美和掌声,喂饱了青春期的小小虚荣心,“一直被取笑的小胖子开始被鼓掌,那感觉很好。”他开始看大量的街舞电影,成长环境中也本就有许多街头文化的东西:街舞,说唱,涂鸦,“但真的让我开始很有冲动去学习街舞,是因为黄立行。”

那阵子,比他大几岁的发小黄立行和兄弟成立了男子团体L.A.BOYZ,他们有舞蹈老师从纽约、东京过来教课,吴建豪就在旁边看着学,老师们有空当的时候,就凑过去“偷师”,“他们专辑里的齐舞我都会跳。”吴建豪笑着调侃那时的学习热情。

在队长抢人环节,吴建豪给选手分享了自己1997年参加舞蹈比赛的视频。

1990年代初,练舞视频录制在录像带里,这些录像带被吴建豪当成自己的“武林秘籍”。回家之后,父母晚上睡觉后,就偷偷在家里沙发上练后手翻。父母一开始并不了解他对舞蹈的热情,他们对吴建豪的期望是,以后做个衣食无忧受人尊重的医生或者律师,而不是做个前途未卜的舞者。只有吴建豪知道,在那时,舞蹈给了他多少自由和喜乐。

“在学校跳舞或者battle,旁边的同学们会觉得好酷,慢慢有人提起我的时候会说:He is a dancer。这给了我自己很多自信,给了当时内向的自己很多帮助。”也是那时候,身边有不少叛逆的朋友,因为沉迷舞蹈,吴建豪不再关心朋友们的玩乐方式。当朋友们越来越叛逆,甚至做出糟糕的选择时,吴建豪有舞蹈让他始终清晰自己要走的路。

“所以是舞蹈帮助你一直走在正路上?”

“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街舞救了我的命。”

也是因为舞蹈,吴建豪坚定了自己想要成为艺人的决心,这才有了《流星花园》中“美作”的高光时刻。席卷整个亚洲地区的F4风潮,为吴建豪的艺人梦铺出一条坦途,但同时,他要开始学着面对外界的种种声音,这在曾经作为学生和舞者的简单生活中,是完全不曾想到的挑战。“小时候会从外界吸收到很多不安全感,甚至也是会影响到现在,有时候也会回想起一些事。但现在我已经会告诉自己,那些(外界的声音)不是真相,真相是自己对我说什么,是上帝对我说什么。现在的各种媒体上,很多人会告诉你,这个才是对的,那个才是美的,但你始终要有你的判断。”

吴建豪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图

吴建豪坦言,现在的他依然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不安全感,“但我现在的不安全感可能是从自己而来,比如这件事我是不是做得不够好,这个作品我是不是完成得不够完美。不过也不可能每次都觉得,‘哇,好厉害,天哪,吴建豪真帅’,不可能这样吧?是要有完美追求,但也需要给自己一些grace。”

人到四十,吴建豪表示,依然觉得很多问题没有答案,但已经学会“懒得去理了”。重要的事情是要感恩和珍惜今天的这一刻,因为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人还是都有喜怒哀乐的时刻,现在可能看得更开,以感恩的心态看待问题和挑战。”

吴建豪大跳“爱的魔力转圈圈”

现在他依然一直坚持练习舞蹈,在自家车库DIY了个大镜子,常常一个人练舞。邻居进进出出看到,“都觉得我是疯子吧”。有趣的地方是,常有邻居家小朋友过来看吴建豪跳舞,让他觉得温暖,也很荣幸能启发孩子们对舞蹈的兴趣。于是他去教会,去孤儿院教小孩子跳舞,还去了非洲,和当地的孩子一起跳舞时,被他们举起来,合力抛向空中,那一刻,他真实地感受到舞蹈带来的幸福,可以跨域一切种族和语言,是全世界通用的表达。“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生来爱跳舞的,就算你还不知道舞蹈是什么,但律动是写在每个人细胞里的天性。”

在《这!就是街舞》里,吴建豪被称为“吴三岁”,这个称呼他自己也很认可,“依然觉得自己内心住了个三岁小孩的灵魂”。他学韩庚的东北话:“必须的~”,不忘配合上半身非常用力的颤动,以达到完美的颤音的效果。

皮一下就很开心的吴三岁。

采访时,刚刚录制完节目,已是凌晨一点多,他不掩饰自己的疲惫,半开玩笑半幽怨地抱怨几句好累,也不忘安抚工作人员们辛苦了。他直言:“我是很了解自己的,太累的时候会有点小不耐烦,可能不是我最好的状态,但也许,这一刻才是最真实的我?I don’t know.”

对于参与这个节目,吴建豪表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非常骄傲,能看到现在中国的舞者们这么棒这么勇敢。比起学舞要靠录像带的时代,吴建豪感慨:“我们现在需要任何讯息,打开手机,可以一秒拿到,所以未来的舞者一定会越来越厉害。”

“那太容易得到一切的时代,会不会有的东西不那么珍贵了?”

“也许有的事情会改变,但珍贵的东西还是很珍贵。”